<output id="prpxh"><output id="prpxh"></output></output>
      <i id="prpxh"><ol id="prpxh"></ol></i>

      <strike id="prpxh"><ol id="prpxh"></ol></strike>

        • 隴東報數字報

        • 掌中慶陽客戶端

        • 看清客戶端

        首頁 >
        紅軍長征的最后一戰—山城堡戰役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2983d11a4812d9a67bb4064be137504.jpg

        山城堡戰役紀念園聳立的紀念碑

        山城堡戰役紀念館陳列的展品(山城堡紀念館供圖)

        環縣山城鄉今貌(本版圖片均為資料圖)

        陳宗斌

        頂天地,志凌云。山城堡,軍威振。

        夜色朦朧群山隱,三軍奮勇殺敵人。

        火光萬道迎空舞,霹靂一聲動地鳴。

        兄弟并肩顯身手,痛殲蔣賊王牌軍。

        旭日東升照戰場,會師獻禮載功勛。

        吟誦開國上將肖華的《長征組歌》,80多年前長征紅軍將士痛殲國民黨軍的英勇壯烈場面仿佛又浮現在眼前……

        在中國革命緊要關頭的1936年,一場關乎黨和紅軍安危的戰役—山城堡戰役在隴東(慶陽)打響。

        彭德懷親布口袋陣

        土地革命戰爭后期,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帶領陜甘邊區廣大軍民,創建了黨領導的西北第一支正規紅軍部隊——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建立了以南梁為中心的陜甘邊革命根據地,后與陜北革命根據地連成一片擴大為陜甘革命根據地,成為土地革命后期全國“碩果僅存”的革命根據地。

        1935年9月18日,中央紅軍長征到達哈達鋪,在報紙上知悉陜甘革命根據地和紅二十六軍的消息。27日,中共中央在榜羅鎮召開會議,作出把紅軍長征落腳點放在陜甘革命根據地的決定。這一歷史性決策,奠定了陜甘革命根據地“兩點一存”的重要地位,使作為陜甘寧邊區西南大門的隴東,在中國革命歷史進程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1935年11月,直羅鎮戰役后,中央紅軍正式落腳陜甘革命根據地。12月17日,中共中央在瓦窯堡召開會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目前政治形勢與黨的任務的決議》,確定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加強與東北軍、西北軍等部的接觸、溝通、交流和團結。經過不懈努力,張學良、楊虎城等愛國將領與紅軍取得共識、形成默契,為陜甘蘇區的發展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打下了良好基礎。

        1936年10月,紅軍一、二、四方面軍在會寧和將臺堡勝利會師。蔣介石不甘心對紅軍圍追堵截的失敗,調集以國民黨中央軍為主力的精銳部隊260個團瘋狂反撲。以第三十七軍(毛炳文)、第三軍(王均)為兩路,由會寧向靖遠方向分進合擊;以嫡系胡宗南的第一軍為主力一路,由靜寧向海原方向進擊;以東北軍六十七軍(軍長王以哲)何柱國部及其騎兵師為一路,由隆德向黑城鎮方向推進,企圖將紅軍“圍剿”于甘肅、寧夏交界地區。

        為粉碎國民黨的企圖,紅軍計劃實施寧夏戰役,集中三方面軍主力向北發展,鞏固擴大根據地。隨著局勢的變化,靜會、寧夏戰役計劃相繼落空,中央軍委決定放棄豫旺以西地區,向陜甘蘇區收縮。國民黨軍則從靜寧、會寧追擊到陜甘蘇區,肆意圍堵紅軍部隊。

        當時,紅軍所在的陜甘寧交界處,是黃土高原非常貧瘠的地區,人口稀少,物資匱乏。數萬紅軍云集此地,不僅難以補充兵員、籌集糧草,且作戰空間十分有限。加之紅軍部隊因長途跋涉和連續作戰,沒有休整,疲憊不堪。如果這次被國民黨得逞,紅軍可能會被迫離開陜甘蘇區,再次進行戰略轉移。內外交困間,紅軍太需要一場勝利了,只有痛擊國民黨軍,方能確保陜甘蘇區的安全。

        當時兩軍態勢是:胡宗南的第一軍已經向豫旺撲來,第三十七軍還在黃河東岸,第三軍占領同心縣城后行動遲緩,基本上就地觀望,東北軍在張學良授意下駐軍慶陽、驛馬鎮一帶“備戰”。在這種情況下,中央軍委制定了新的作戰計劃:對東北軍,繼續保持對峙,維持默契;對毛炳文、王均部進行牽制,實施打擊;對國民黨主力胡宗南部,則以“逐次轉移,誘敵深入”之法,在預定的有利地區集中優勢兵力,予以殲滅。

        11月18日,在充分分析敵情和考察當時作戰的地理條件后,毛澤東、朱德、張國燾、周恩來、彭德懷、賀龍、任弼時聯名簽發了《關于粉碎蔣介石進攻的決戰動員令》,決定在隴東地區的環縣山城堡一帶擊潰國民黨部隊。當晚,周恩來、林育英來到環縣河連灣,與朱德、彭德懷等共同研究作戰方案。

        11月19日,彭德懷赴山城堡勘察地形。這里溝壑縱橫,川塬交錯,地形復雜,便于紅軍設埋伏。山城堡住戶很少,山澗卻有一灣清澈的泉水,是當地唯一可飲用的自然水源。彭德懷判斷國民黨王牌軍——胡宗南部第七十八師必先占領此水源,便決定在此布下口袋,殲滅國民黨主力部隊。

        國民黨第七十八師戰報中說“此戰損失慘重,混亂不堪……損失三分之二以上”

        山城堡,坐落在環縣城北百余里的山城梁上,屬毛烏素沙漠與黃土高原過渡帶的溝壑區,海拔1600多米。這里溝澗輻輳,梁峁起伏,北控羌胡,南轄關陜,歷來為兵家要塞。明成化年間,戍邊名將馬文升為防止落荒而逃的元朝后裔瓦剌部卷土重來,在這里構筑了一座城堡,曰“山城堡”,以此梁為依托,構成了一個防御屏障,一直保存至今。山城堡的自然環境非常惡劣,山溝里的水又苦又澀,唯一的自然可飲用泉水取水極不方便,當地老百姓實際上靠窖水生活。1978年出版的連環畫《夜戰山城堡》這樣描述:“隴東高原喝水非常困難,山城堡地下水多數都是苦水,每戶農民家里至少要用三口地窖來儲水?!?/p>

        11月20日,胡宗南部左路第一旅進占紅井子,第九十七師跟進到大水坑;中路第四十三師向保牛堡前進;右路第七十八師進占山城堡、小臺子、風臺堡等地,并派出三個連沿山城堡至洪德城大道向南偵察,遭紅軍伏擊后,殘余部隊逃回山城堡,進入紅軍部隊包圍圈。

        11月21日傍晚,在彭德懷統一指揮下,紅一軍團作為主攻,從南面向山城堡胡宗南部第七十八師一個旅發起總攻。七十八師是胡宗南按照德國的戰術條令進行嚴格訓練的,是一支戰斗力很強的部隊。白天紅軍跟這個師打,難以占據優勢,可是夜間作戰,面對擅長夜戰的紅軍,七十八師便亂了陣腳。

        夜間戰斗顯示了紅軍優勢,黑暗之中分不清敵我。為了防止誤傷,紅軍當時想了很多辦法,比如在胳膊上纏一條白毛巾、規定哨音口令。還有一個特別有意思的辦法,是用手摸,摸什么呢?就是摸國民黨軍隊軍帽上的帽徽。因為國民黨的軍帽上都有一枚12個棱角的軍徽,俗稱“圓巴巴”,叫“青面獠牙”。紅軍如果摸到這個帽徽“圓巴巴”,就用刀砍、用手榴彈砸。身處“口袋”中的國民黨軍很快被打亂陣腳了。

        在激烈戰斗中,紅五團團長曾國華和政委陳雄帶領兩個連隊,分頭從兩側迂回到國民黨部隊后面進行突襲。部隊在濃烈煙霧中往上猛沖的時候,突然受到國民黨軍設在山下一座碉堡的火力阻擊,轉眼間十幾名戰士倒下了。關鍵時刻,陳雄喊了聲:“臥倒!”便從身旁一個戰士手里抓起一束手榴彈,沖向碉堡,將手榴彈塞進了敵堡的射孔,炸毀了碉堡,戰士們沖上去了,陳雄卻再也沒有站起來。

        經過一晝夜激戰,國民黨第七十八師二三二旅和二三四旅全部被殲滅。同時,向鹽池方向進攻的國民黨軍被紅二十八軍擊潰。國民黨軍在紅軍沉重的打擊下,向西撤退,整個進攻被粉碎。11月22日上午,山城堡戰役勝利結束。

        1936年,左權擔任紅一軍團代理軍團長,率部西征并參與指揮山城堡戰役。他回憶說:“最有趣味的,是在我們一擔一擔地把槍支、子彈、手榴彈往回挑的時候,那些打散了的國民黨士兵,卻跟著跑來了許多,他們向我們要飯吃,他們不但很餓,而且有病。原來是他們走到哪里,哪里的老百姓便全跑光了。沒有房子住,找不到糧食,每天只能煮一杯或兩杯沒有去皮的麥稞,連水也找不到。這一帶的水本來就很少,而且大半是苦水。老百姓埋在地下的好水,他們是沒有辦法得到。而我們呢,當然是另一樣,不然我們就不會戰無不勝了?!?/p>

        捐糧、送鞋、找水……環縣百姓傾其所有,給予紅軍最大支持,有的還獻出了生命

        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一文中說:“戰爭的偉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眾之中。正是人民群眾的無私支援,才使我軍獲得了一次次作戰的勝利?!鄙匠潜鹨鄣膭倮俅巫C明,人民群眾的支持是革命戰爭勝利的保障,誰贏得了群眾,誰就贏得了戰爭。

        風記得,黃土記得,環縣的百姓記得。

        在山城堡戰役陳列館的一個玻璃展柜里,陳展著一些當年國民黨軍的帽徽,這些正是紀念園開園時,山城堡村村民樊秀英捐贈的。

        據樊秀英老人回憶:“這些帽徽是我丈夫當年在戰場上撿來的?!崩先说膬鹤庸t斌說:“父親在世時,經常講起當年那場戰役?!?/p>

        紅軍長征經過環縣的時間雖短,但播撒了紅色火種,傳播了革命道理,成為環縣人民積極投身革命的精神動力。

        “寧給半碗油,不給半碗水”是山城堡流傳的一句老話,可就是這么珍貴的甜水,當年紅軍駐扎在山城堡時,正是當地百姓領著紅軍找到了井水。山城堡戰役期間,陜甘寧省委、陜甘寧省蘇維埃政府組織曹拴娃等支前隊員,將井里的水運往前線,解決士兵飲水困難,曹拴娃在運轉送水中英勇犧牲。相反,國民黨軍隊來了,百姓們就把這口井藏起來,國民黨軍只能喝溝里的苦咸水,一喝就拉肚子,戰斗力一下子就削弱了。后來,這口井被命名為“紅軍井”。

        山城堡村支書馮世志說,這口井以前叫李井子,是山城堡境內唯一的甜水井。他們小時候,每天都來這里取水,后來這口井才“休息”了。透過高高的水泥保護臺,俯身細看,井里清水依舊。當年,紅軍在這里排隊取水喝,熱鬧不已;如今,“紅軍井”就像一位老者,靜靜地守望著。

        馮世志說,烈士名單中有一位普通的村民梁天舉,雖然他的大名并不為人們所熟知,但是他英勇獻身的故事大家都記得。他是山城鄉八里鋪村村民,山城堡戰役中,主動為紅軍當向導、送情報,不久后加入了紅軍,1946年在延長金坡灣戰斗中壯烈犧牲,被追認為烈士。

        “沒有人民群眾的全力支援,這一仗打不了那么好?!眹来髮W教授盧勇說,“除了戰場上浴血拼殺的指戰員,環縣當地的人民群眾也為勝利作出了巨大貢獻。在山城堡戰役打響之前,陜甘寧省委、省蘇維埃政府組織廣大群眾,給紅軍籌集了一個月的糧食,還組織了擔架隊、運輸隊支援紅軍部隊。紅軍進入山城堡地區以后,老百姓就紛紛騰出自己的窯洞,讓出自己的水窖,幫助紅軍解決食宿問題。戰斗結束后,當地群眾又積極配合紅軍打掃戰場,抬運、護理傷員。相反,國民黨胡宗南軍隊所到之處,人民群眾封壓水窖、藏匿糧食、轉移牲畜,讓國民黨軍寸步難行?!?/p>

        據統計:山城堡戰役中,環縣、曲子、固北3縣派出向導1200多人,籌糧33000石。有6000多人參軍參戰,470多人英勇犧牲。

        “這個勝利的戰斗是長征的最后一戰,也是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的最后一戰”

        毛澤東說:“長征一完結,新局面就開始了?!?/p>

        山城堡戰役,是紅軍歷史上唯一一次三個方面軍協同作戰的典型戰例,也是長征中參戰紅軍將領最多的一次戰役。

        資料顯示,開國十大元帥中,有5位參加了山城堡戰役,他們是朱德、彭德懷、賀龍、聶榮臻、劉伯承。開國十位大將中,有4位參加了山城堡戰役,他們是徐海東、陳賡、黃克誠、肖勁光。前三位當時都是一線指揮員,肖勁光時任陜甘省委軍事部部長兼紅二十九軍軍長,也為此次戰役做了大量工作。開國57位上將中,有30位直接和間接參加了山城堡戰役。楊得志、肖克、肖華、李天佑、楊勇、宋時輪、宋任窮、王震、韓先楚、鄧華、陳再道、陳錫聯、王宏坤等回憶錄中都提到了山城堡戰役。開國177位中將中,三分之一參與了山城堡戰役。張震、王近山是其代表。開國1360位少將,約200人參加了山城堡戰役,如魏紅亮、鄧克明等。

        山城堡戰役是紅軍三大主力會師后打的第一個殲滅戰,在中國革命戰爭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此次戰役,打擊了敵人,鼓舞了人民,迫使追堵紅軍的敵軍全線后退,粉碎了敵人對陜甘寧革命根據地的“圍剿”,為紅軍贏得休息和重組力量的時間,使根據地有一個相對穩定的局面,有利于生產備戰。同時,這次戰役的勝利,對于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建立和全民族抗戰局面的形成起了重要推動作用。參與指揮過山城堡戰役的聶榮臻在《結束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的最后一仗——山城堡戰役》中說:“它是我軍在歷史偉大轉折中的一個重要戰斗”“這個勝利的戰斗是長征的最后一戰,也是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的最后一戰”。

        在山城堡戰役勝利后僅20天,1936年12月12日便爆發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結束了長達10年之久的國內革命戰爭。正如彭德懷所說:“此役雖小,卻是促成西安‘雙十二事變’的一個因素”。

        今天,位于環縣山城鄉的山城堡戰役紀念碑巍然矗立。紀念碑高28米,由代表一、二、四方面軍聯合作戰三個碑體組成。漢白玉浮雕裝飾莊重肅穆,展示了山城堡戰役前后波瀾壯闊的革命歷程,讓這場彪炳千秋的戰役,永遠被后人瞻仰和銘記。

        1963年,山城堡戰役遺址被命名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05年,山城堡戰役紀念園被命名為甘肅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園內主要景點有紀念碑、紀念館、紀念廣場、德勝樓(陳展廳)等。

        歷史的長河奔騰不息。無數先烈為了中華民族的徹底解放獻出了寶貴的生命。他們的豐功偉績已然化作永不磨滅的豐碑,永遠矗立在后來人的心中。

        山城堡戰役是軍民團結譜寫的一部氣勢磅礴的英雄華章,是革命先烈用鮮血和生命澆筑的不朽豐碑。他們是中華民族的英雄,他們的浩然正氣與世長存。80多年來,雖歷經風雨,但英雄的背影從未因時間流逝變得黯淡,反而在歷史的長河中熠熠生輝。

        (作者單位:慶陽市委黨史辦)


        編輯:吳樹權
        相關稿件
        97色伦午夜国产亚洲精品_欧美黄色一区二区_2020新色色网_波多野结衣的A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