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prpxh"><output id="prpxh"></output></output>
      <i id="prpxh"><ol id="prpxh"></ol></i>

      <strike id="prpxh"><ol id="prpxh"></ol></strike>

        • 隴東報數字報

        • 掌中慶陽客戶端

        • 看清客戶端

        首頁 >
        “一點慶陽”采風作品選 | 牛皮燈影里的環縣(付興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慶陽融媒特約攝影 張步農      

        在與朔為鄰的環縣,最早醒來的是毛驢的蹄子。五更過了,報曉的雞還在架上張嘴打哈欠,馱水的毛驢已經行走在又窄又陡的山路上了。山里人的生活,每天都是這樣,從踢踢踏踏叮叮當當的拓水聲中開始,從黃酒一樣又濃又烈的道情唱詞里結束。

        頭枕寧夏,腳抵陜北的環縣,缺少雨水的沙土梁梁,偏偏浸潤出環江一樣清粼粼的隴東道情。從黃土塬上朔風卷起的沙塵到溝坎坎上山羊踩出的小徑,從河床上素淡的野花到山梁上低矮的小草,從晨曦中早起的農民到黃昏里晚歸的牧群。道情的聲音由遠及近,旋即在天地之間回蕩起來,多虧了黃土大塬的壯闊,否則,換個地方,哪能容得下這般豪邁舒展的聲音。

        居家過日子,誰都可能遇到傷心和高興的事情,到時候,只要你抖開嗓子這么粗放地一唱,那些灰踏踏的日子立馬就變得亮堂起來。難怪有人說,在環縣,羊肉可以不吃,黃酒可以不喝,但皮影戲肯定得聽。

        “走親戚,毛驢子一趕,吃羊肉,袖子一卷,心慌了牛窯里一喊?!睂τ谏钤诃h縣的人來說,想要找個唱戲的理由其實非常容易。逢年過節,趕會趕場,翻蓋新房,紅白喜事,亮子一掛,演出就開始了。寬暢溫暖的黃土窯洞是唱皮影最理想的舞臺,白布后面的油燈亮起來,甩梆、鑼鼓和四弦的聲音一同響起,挑線的人剛一張口,叫好聲便響徹了窯洞內外。在環縣,只要聽說誰家窯里唱皮影,村里村外的人們就會不請自到,早早去占個好位子,這樣才能看得清楚,聽得過癮。當然,好位子早讓事主家的親友和近鄰占去了。如果不服氣,你自己家里也可以搭起臺子唱上幾本嘛。

        說是戲班子,真正演唱的演員其實只有一兩個人,你舞臺上千軍萬馬,我影帳后陣腳不亂,生、丑、凈、旦,騰挪踢打,手隨心到,心隨意轉。才子佳人,忠臣良將,陰晴圓缺,悲歡離合。一雙手翻江倒海,一張口地動山搖。環縣皮影的美,美在聲音和色彩,更美在人情和世故。

        通訊員 文璟 攝      

        在環縣,皮影是個引人注目的行當,是行當里面肯定有名角兒。你可別小看了這黃土地上走出來的民間藝人,他們在老百姓心目中一點也不比當紅的影星差多少。那些愛聽皮影的戲迷可能不知道成龍和章子怡,但絕對沒有人不知道解長春、敬廷璽和史呈林。從前,孔子聞韶樂“三月不知肉味”,現在,環縣人看皮影戲癮得睡不著覺。在環縣,用毛驢馱著走村串戶的藝術家隊伍至少有百八十多支,為老百姓喜愛的名角兒也不下百個,他們從沒有鮮花的崖畔畔上起步,唱著唱著慢慢就成了大家喜愛的角色。別小看了那些土頭土腦滿袖子油污的觀眾,他們是皮影戲最忠實的觀眾,也是皮影藝人們的上帝。只要你唱得賣力,挑得自然,大家伙聽得高興,你的戲份就得的多,人氣就會自然而然地往上串。誰要是光想著賺錢糊弄咱莊戶人,那就別怪大家對你不客氣。

        人生大舞臺,皮影大世界,皮影藝人粗放的歌喉,仿佛一把趕羊的鞭子,自覺不自覺地把你吆喝進歷史,在狹小灰暗的牛窯里,你會結識忠心報國的楊家將,執法如山的包文正,忠貞不渝的白素貞……你的所有的愛狠情仇,都能在劇情中找到對應,抓不到奸佞不散戲,才子佳人不團圓不離開。正是憑借皮影藝術的滋養,與朔為鄰的環縣人才那么的質樸善良、愛憎分明。皮影道情豐富了他們單調的生活,也在他們的生活中得到不斷豐富,誰背棄婚約,對愛情不忠,他就是陳世美,遲早要遇上包黑子的虎頭鍘;誰無中生有,陷害他人,他就是潘仁美賊王強,到死也不會有好下場。一九九二年,西影廠以環縣皮影道情藝人為生活原型拍攝的電影《何班主和他的情人》在全國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皮影浸潤著農家人的生活,也潛移默化著大家伙的藝術素養。心里悶了、身體累了就吼它一嗓子。有了報紙,看了電視,拉了寬帶還要唱,田間地頭山洼洼,羊圈柴窯鍋臺旁,淺吟低唱,撂開嗓子放聲唱。婉約也好,豪放也行,只要能表達自己的情感和心聲,悲戚也罷,喜悅也可,只要想唱就不必藏著掖著,不然,憋在心里比干重活都累。

        慶陽融媒記者 俄少飛 攝      

        農歷三月初三,是無量祖師的誕辰,也是興隆山的廟會,來自陜甘寧及周邊的信眾,齊聚山廟,香火繚繞,鼓樂聲聲,熱鬧的不是一般,祈福還愿之外,最熱鬧的活動要算看皮影。雖有電影、馬戲、木偶、雜技助興,但要論祭祀神靈,非環縣的皮影戲不可。愿戲是給神許了愿后還愿的戲,環縣山大溝深,居住偏僻,家里有人畜患病,去醫院沒有條件,就去廟上討藥吃。討藥時給神仙許愿,說是只要能把娃娃的病看好,就給您唱一臺子戲。孩子的病終于好了,好了就得兌現自己的承諾。

        在環縣,只要你看上一回牛皮影子戲,那你終生都會被烙上了古環州的印記。生性剛直的農家漢子們平時見面連招呼都不打,可一旦說到皮影和道情,話多得沒完沒了。那年,我去民俗大師解長春的老家河連灣出差,遇上廟會掛燈。鑼鼓一響,村里唱皮影戲的消息就像長上了翅膀一樣,迅速傳遍了周圍的村莊。這個平常連人影的看不到的小廟院,一時三刻,聚集起了上百人。

        為了豐富群眾的文化生活,縣上在濱河路文化夜市專門設立了皮影劇場,組織各班子開展皮影展演。為了能占上好位置,有些老年人連下午飯都不敢吃。在環州故城,不但有專門的班子演出,而且開辟了皮影工藝品市場,遇上節慶活動,那些皮影制品和帶有皮影標識的掛毯、服飾、口杯、畫冊、書簽、撲克、掛件,熱銷得不得了。

        其實,環縣皮影戲不光環縣人喜歡,好多外地人和外國人也樂此不疲。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環縣皮影出國演出,在十多個城市一口氣演了二十四場,高鼻梁、藍眼睛的意大利人把它稱為“來自東方魔術般的藝術”。在傳媒渠道發達的當下,也不時有戲班子出國去表演。

        大家的生活一天天好起來,需要唱皮影的地方也多起來,但能拿出手的皮影藝人越來越少。一方面是因為生計,一場皮影下來給的報酬太少。另一方面,皮影對表演者的要求太高,一般人不愿下功夫學。有人擔心,某天皮影這個行當會自動消失,刻皮影、挑線的功夫也會失傳。所以,趁藝術家們還在,趁大家對皮影還感興趣,趁早想辦法把這些東西保存起來。

        在環縣,道情皮影戲就像路邊上長著的小草,即便是沒有一滴雨澆灌,也能通過自身的營養頑強地成長?;钴S在民間的皮影戲何嘗不是這樣,只要喜歡他的聽眾在,這種屬于鄉土的藝術就不會消失。

        作者簡介 

        付興奎,中國作協會員、省作協理事、市作協主席。著作有《城鄉紀事》《與清風對坐》《吾鄉吾土》《流年》《紙上的村莊》等。獲甘肅省黃河文學獎、《華文月刊》首屆世界華文獎、第二十三屆北方優秀圖書獎。

        編輯:吳樹權
        相關稿件
        97色伦午夜国产亚洲精品_欧美黄色一区二区_2020新色色网_波多野结衣的A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