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prpxh"><output id="prpxh"></output></output>
      <i id="prpxh"><ol id="prpxh"></ol></i>

      <strike id="prpxh"><ol id="prpxh"></ol></strike>

        • 隴東報數字報

        • 掌中慶陽客戶端

        • 看清客戶端

        首頁 >
        屯字鎮戰斗——英魂長存鑄就不朽豐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屯字塬,位于鎮原縣東南部,是西北黃土高原上因雨水沖刷形成的四邊陡、頂上平的土塬,是隴東眾多土塬中的一條。這里,物產豐富、交通便利,坐落于屯字塬中央地帶的屯字鎮,自古以來貿易發達,是西北地區商貿重鎮。

        航拍鎮原縣屯字鎮。 隴東報全媒體記者 劉家瑋 攝

        解放戰爭時期,屯字鎮曾發生過一場有名的戰斗。相對于全國解放戰場其他戰役來說,這場戰斗只不過是國共兩軍發生在西北地區一次小規模的戰斗,但它對于西北解放戰場的順利推進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次戰斗,400多名解放軍將士的熱血灑在了屯字鎮,并長眠于此。6月2日,隴東報“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追尋紅色印記”采訪組來到鎮原縣屯字烈士陵園,共同追憶那段戰火紛飛的崢嶸歲月,追尋那些令人蕩氣回腸的英雄故事。

        殊死戰斗 血灑屯字

        “屯字鎮戰斗是1948年5月上旬由彭德懷司令員指揮發生在鎮原縣屯字鎮,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野戰軍西府(寶雞)隴東戰役中最激烈的一戰,是以少克眾、轉危為安的一個突出戰例?!痹谕妥至沂苛陥@管理員兼講解員馬浩福的講解中,時針回撥到1948年初。

        那時,全國解放區戰場捷報頻傳,中國人民解放軍完全掌握了戰爭的主動權。1948年2月,遵照中央軍委和毛澤東的戰略方針和部署,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野戰軍開始戰略進攻,彭德懷率西野主力發起了西府戰役,但在攻克敵軍軍事補給基地寶雞之后揮師西進中,遭遇胡宗南部裴昌會兵團、李振兵團瘋狂反撲,企圖會同馬步芳集團南北夾擊,聚殲西北野戰軍主力于寶雞以北的狹小地帶。面對急劇變化的敵情,西野主力開始由寶雞撤出,向隴東地區進軍,為掩護主力西進,第六縱隊奉命搶占鎮原縣屯字鎮,牽制胡宗南、馬步芳部。

        5月4日傍晚,彭德懷電報指示:“六縱隊一定要守住屯字鎮,吸引住敵人,總部和其他部隊可以乘機轉移,甩開敵人,重新集結,組織一次新的戰役?!?/p>

        根據彭德懷的命令,5月5日上午,西野第六縱隊在司令員羅元發、政委徐立清、副司令員張賢約和教導旅旅長陳海涵的率領下,進入屯字鎮。

        屯字鎮是隴東黃土高原上具有戰略位置的一個農村集鎮。當時的屯字鎮是一座土城,東、西、北三面除了村莊外,地勢開闊。南面是一條深溝,這樣的地形雖然便于防守,但也很容易被包圍。屯字鎮內僅有一口水井,卻被國民黨部隊火力封鎖。斷了水源,沒有糧食接濟的戰士們只能靠吃馬肉充饑,喝馬血解渴。

        敵軍的飛機在屯字鎮上空低飛掃射,狂轟濫炸。教導旅在司令員羅元發的指揮下,多次出擊敵人,奪取了屯字鎮附近的一些陣地和村子。敵人摸不清有多少兵力,就這樣來回進行了七八次拉鋸戰,苦戰了一整天,敵人始終未能攻進屯字鎮內,雙方傷亡都很大。

        屯字鎮戰斗中解放軍戰士用過的匕首。 隴東報全媒體記者 郝芳 攝

        西北野戰軍教導旅在馬繼援部的瘋狂進攻和迫擊炮的轟擊下,傷亡較大。二團副政委趙月明、教導旅衛生部副部長王仲斌等同志在戰斗中犧牲。

        5月6日下午,西野第一、第四縱隊也到達屯字鎮外圍,對國民黨八十二師實行包圍,形成內外夾擊。這時,國民黨胡宗南部裴昌會兵團、李振兵團尾隨西野主力,從涇川、平涼向屯字鎮推進,國民黨八十二師騎兵八旅一部從西峰對屯字鎮外圍八十二師主力增援,國民黨空軍也派出10多架轟炸機,輪番向屯字鎮內外的西野部隊狂轟濫炸,使西野聚殲國民黨八十二師的計劃難以實現。敵人的總兵力比西北野戰軍多出好幾倍,并有四架飛機協助地面作戰,西北野戰軍則全靠頑強的意志和不怕犧牲的精神與之抗衡。

        在戰情變化對西野不利的情況下,5月6日晚上,司令員彭德懷果斷改變作戰計劃,決定全軍撤出戰斗,向東轉移,擺脫國民黨軍隊的圍困。屯字鎮外圍的西野主力向國民黨八十二師進行猛烈攻擊,掩護第六縱隊教導旅從屯字鎮突圍。5月7日凌晨,六縱隊及機關分三批迅速、隱蔽、秘密地從屯字鎮南面越過河溝突圍。拂曉時,全部到達屯字鎮對面約50公里的王莊,隨后向東轉移與彭德懷率領的部隊會合。

        屯字鎮戰斗是西府隴東戰役中最激烈的一戰,雖然使西野部隊受到了損失,但從整個戰役來說,還是取得了勝利。第六縱隊和教導旅在戰略上吸引牽制了國民黨馬步芳等部的精銳部隊,掩護了西野主力部隊轉移,為整個西北的全面解放奠定了基礎。

        屯字鎮戰斗烈士紀念碑碑身底部刻有100多位烈士的姓名及職務。 隴東報全媒體記者 郝芳 攝

        在這場血戰中,十六團政委常祥考、一營教導員劉賓、二營教導員史晉昌等眾多將士壯烈犧牲。

        “有許許多多烈士連名字都沒有留下,但他們的英雄氣概可歌可泣,他們英勇無畏的精神將永載史冊?!瘪R浩福說。

        紅色沃土 軍民情深

        “當時的戰斗打得很激烈,遠遠地聽到槍聲、炮聲,噠噠噠響個不停,一直持續了好幾天?!辨傇h屯字鎮屯字村西門自然村村民劉登洛回憶說,“我那時候也就5歲,后來聽母親說,戰斗結束后,重傷員和烈士的遺體到處都是,很多村民都冒著生命危險,千方百計救護傷員,掩埋烈士遺體?!睋舵傇h志》記載,當地群眾懷著萬分悲痛的心情,想盡一切辦法,先后掩埋烈士遺體400多具。

        無名烈士墓園。 隴東報全媒體記者 范亮 攝

        據資料記載,戰斗結束的第二天早晨,屯字鎮群眾趙興彩救助了一名解放軍傷員郝立同,左腿受傷嚴重、鮮血直流的郝立同被趙興彩背到附近的一個麥草窯內,挖了個草洞,安置在洞內。隱蔽好洞口,趙興彩每天晚上親自守護,白天由他13歲的兒子趙世明照料,送吃送喝。為了能讓傷員得到更好地救治,趙興彩用家里僅有的5斗小麥換了救命的藥膏。

        期間,國民黨雖多次派人搜查,但每次都有群眾提前通風報信。在趙興彩一家人的悉心照料下,郝立同的傷勢很快好轉。為了郝立同的安全,趙興彩乘著夜色用毛驢將郝立同送到了屯字鎮與孟壩交界處。為了避開敵人的瘋狂搜捕,郝立同晝伏夜行,避開大道走小道,回到了曲子鎮。后經過一個多月的治療,郝立同重返部隊繼續戰斗。

        說起救助傷員,不得不提孫寬太、孫寬善兩兄弟。他們在下溝擔水的路上發現了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的某部團長劉琨。兄弟倆立即把劉琨背進山洞里藏了起來,每天按時送吃送喝。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再把劉琨背到自己的家里,清洗傷口、換藥。

        為了不引起敵人的懷疑,孫寬太用糧食換藥。他家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糧食,就以高利息借別人的小麥付清了藥費,最后用家里僅有的20畝地抵扣了藥費。在劉琨身體基本痊愈后,裝扮成大夫,由孫寬善牽著毛驢送到了安全地帶,與大部隊會和。1948年10月,西北文藝工作第一團以孫寬太、孫寬善兩兄弟救治受傷戰士為題材,編寫了劇本《孫大伯和他的兒子》,在解放區上演,廣大軍民深受教育。

        “鎮原地下黨在群眾中廣泛宣傳黨的政策和解放軍的嚴明紀律,群眾人心所向,和解放軍建立了良好的軍民關系。所以在屯字鎮戰斗中,群眾為解放軍做向導、抬擔架、搞運輸的人特別多,家家戶戶都掩護和搶救過失散人員和傷病員?!瘪R浩福介紹道。

        賡續紅色基因 傳承紅色薪火

        “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座紀念碑,就是為在屯字鎮戰斗中犧牲的革命先烈所立?!瘪R浩福邊走邊說,“由于時間推移、部隊情況變化、部分資料丟失,碑上銘刻的烈士名字,僅是當時為國捐軀者的一部分,很多人都成了無名英雄。烈士紀念碑后面的墓園里,也只安葬著55位烈士的遺骨?!?/p>

        鎮原縣屯字烈士陵園。隴東報全媒體記者 郝芳 攝

        為了更好地褒揚和紀念在屯字鎮戰斗中犧牲的革命先烈,開展光榮傳統和愛國主義教育,1977年5月,屯字烈士陵園奠基動工,1979年4月竣工落成。陵園占地3520平方米,建筑面積306平方米。

        屯字鎮戰斗烈士紀念碑為鋼筋混凝土結構,高1.8米,正面刻寫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第六縱隊屯字鎮戰斗烈士紀念碑”,左面是蘭州軍區空軍題詞:“為中國人民解放事業英勇戰斗,光榮犧牲”,右面是中共慶陽地委、慶陽地區行政公署、中共鎮原縣委、鎮原縣革命委員會共同題詞:“屯字鎮戰斗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紀念碑后面鐫刻的碑文,記載了1948年一野六縱隊在屯字鎮戰斗中的豐功偉績。

        紀念碑碑身底部用大理石鑲嵌,上面刻有100多位烈士的姓名及職務。沿紀念碑后的石階而下,一條磚砌石徑通往無名烈士墓園,左右蒼松傲立,翠竹掩映。穿過月門,進入墓園的烈士塋地,塋地里安葬了55位烈士的遺骨。墓園四周青松挺拔,陪伴著烈士們安眠于此。

        “張對娃、孫武孩、梁二合……還有好多烈士到現在都是無名英雄?!瘪R浩福撫摸著紀念碑上的烈士名字感傷地說,“紀念碑上的每一個名字曾經都是鮮活的生命,他們的青春都定格在了最美好的年華。從他們穿上軍裝的那一刻起,心中只有一個信念,祖國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幫這些烈士找到他們的家人?!?/p>

        屯字鎮戰斗的硝煙已經逝去,但烈士們的精神一直影響著一代代前來緬懷他們的后人。

        記者在屯字烈士陵園遇到市民段軍一家。段軍說,他帶家人前來祭奠烈士,就是希望孩子們能夠銘記歷史,珍惜現在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永遠牢記那些為革命犧牲的烈士。

        作為慶陽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屯字烈士陵園積極為社會各界人士參觀學習開辟綠色通道,每年都有大批黨員、干部、團員、群眾、中小學生前來接受革命教育,聆聽革命前輩大無畏的英勇戰斗事跡。今年以來,屯字烈士陵園共接待58批(次)3200多人,開展組織紅色故事講解活動25場(次)。

        戰火的硝煙早已散去,但歲月改變不了留在人民心中的紅色記憶。如今,這些豐厚的“紅色”底蘊正變成促進屯字鎮發展的強勁動力。

        編輯:袁乙琪
        相關稿件
        97色伦午夜国产亚洲精品_欧美黄色一区二区_2020新色色网_波多野结衣的A级视频